Ideologist

I Think & Write Here

Home / Life / きみをのせて
十一 15 2014

きみをのせて

『 一杯温热的奶茶 』

晚上在吉祥馄饨吃饭。

就像往常一样,点的是超值全家福,坐的是房间角落,双腿偶尔踩在椅子横杠上晃啊晃,顺便刷刷知乎。

就像往常一样,略带些疲惫,上完了一天的课,又要迎接一晚上的自习。

就像往常一样,吃完了去取张餐巾纸,擦擦嘴巴准备骑车去JB101了。

突然觉得有些不寻常,收银员不像平时那样站在柜台边对我说:「谢谢光临,再见」而是,从隔壁的阿姨奶茶铺走出又径直向我走来。

「这可不是店里请的,是我请的啊~」她笑着把一杯温热的奶茶递到我手中,转身离开了。

我愣了一会,惊讶?感动?一种说不出的情感瞬间流转全身,一时间,驱散所有的疲惫。

我对她说了一声「谢谢你」,用我能做到的最诚挚的语气。除了这样,我还能做些什么呢?一个晚上的心情都是透亮的,正应了那「秋高气爽」的成语。

说起与「吉祥馄饨」的缘分,只记得是某个晚上,从本部骑了半个钟头的车回到江湾,被冷风吹彻,就打算去店里买碗黑米粥暖暖身子。正巧看到店员们在熬玉米汤,与高中晚自习结束了父母给我做的是那么相似。

「诶,你们这个玉米汤卖吗?」我试探性地问他们。

「这是我们的晚饭,你想要的话就尽管喝吧!」也许老板娘没有见过这么一个「吃货」,回应中满满的笑意。

「那我就不客气了!」我竟然真的毫不客气地倒了一大碗,竟然还一口气把它喝完了。期间又与老板娘还有店员们讲了一会话,这才回的寝室。

从那以后再去店里吃饭,总是能收到他们善意的微笑与招呼:

「吃完了回寝室了?」 「哪有!还要去自习呢,一堆书要看」 「你们好忙啊」 「你们不也是嘛~都不容易啊」

这样的对话是别的顾客所没有的。

也许是我今晚穿了一件挺好看的外套?也许收银员姐姐认为我长得像她弟弟?哈哈哈,总归有各种可能,不去想它。不过,我倒要给这位「好姐姐」物色样礼物了~

说来有趣,从小到大,我总是能和许多「众人眼中社会地位不高的人」打得一手好交道。高二暑假在北大参加体验营时同一个年龄相仿的保安攀谈起来,就坐在寝室门口被多名同学惊讶地看,现在还记得那名保安叫做赵天业;之后靠着一辆80年代的永久车,又拉近了与好些大叔的心理距离;这回是与吉祥馄饨的店员们了……

想想原因,应当是自己总是带着一脸傻傻的笑容,又是一副呆萌好接近的长相,以及一套俗不可耐的话语体系。另外,也同我小时候在农村生活过,自带容易理解底层的人们、与他们心生共鸣的乡土气息属性,有那么一些关系吧!

不过,对陌生人先抱有善意,总归是件好事吧,仍然记得高中时为了写「好文章」而背诵的一段话,是张晓风写的:

而我只是好意一举箸,竟蒙对方厚赠,想来,生命之宴也是如此吧?我对生命中的涓滴每有一分赏悦,生活总立即赐下万道流泉。我每为一个音符凝神,他总倾下整匹的音乐如素锦。
生命的厚礼,原来只赏赐给那些肯于一尝的人。

以上。


『 我的车儿有了伴 』

上面提到,自己那辆80年代的永久车,现在就谈谈它。

我这人不喜欢随大流,又有那么一些「奇怪的品位」,坚决不买无品牌的跑车,强烈抵制死飞。某天买车,正巧在京东上看到一辆老款得掉渣的永久,嘿,我喜欢,买买买!

这个前缀有些长,其实重点是:我的车子再也不是江湾大草原上唯一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了,因为,康师傅也入手了一辆相似的。不过,他的小,总归是小受。话不多说,放图:

康师傅拍得很好,换成素描风格后,显得尤其有味道。

其实我想说的,还不是这些,而是,康师傅这个人。

此处不提康师傅原名——他名字中总归会一个康字,我们都叫他康师傅。初见他是在军训时,阴差阳错分到了两相邻,交谈中知道了他是历史系转过来的。他是深圳人,祖上却是湖南的,有那么些故事可以说,也有粤语可以扯,怎么能被我这么一个充满好奇心的人放过呢?

就这么来来去去,吃饭走路,竟然成了几乎形影不离的「朋友」。

康师傅说广东人把「朋友」这个词看的很重,我又何尝不是呢?感觉康师傅离「好朋友」不远了。

康师傅人很可爱。记得一开始我同他讲起自己追学妹的这件事时,他还拍着胸脯振振有词地说:「找我一定行」。结果,他自己追班上某一女生时,竟然也「无以措手足」「话到嘴边不知从何说起」,找上我了。为了方便交谈,我们统一口径:

康师傅是开发商,手头有房子;女方是买方,手头有一辈子只够买一套房子的钱;康师傅追女生呢,就是开发商卖房子了。

「诶,康师傅,这几天卖房合同的事怎么样了?」「哎呦,她又一次对我的要约保持了沉默」

哈哈哈,这也是只有两个法学院的人才能有的「幽默」了吧。

看起来,康师傅这么一个强势豪迈的人,也有多愁善感的一面嘛。不过,祝他幸福啦。

康师傅偶尔也会在我与戈神面前「吹水」,他说这个词在粤语里面是吹牛的意思。「这里以前是我的办公室」康师傅某日带我到他原先的寝室楼里去,指着一个房间对我说。他曾做过任重书院自管会的主席,常在我面前提起,「主席大人」脸皮也不薄啊~

康师傅常常自称「我只对法律感兴趣」「我是个考证主义者」,对于他的这些观点我不做评判;不过,康师傅确实让我逐渐认真地学习起了法律。出于「课太水?业余生活太丰富?复旦法学地位不高?」等种种原因,我极少有见到这么热衷于法律学习的人;我曾一度在法学之外另寻出路。不过,我终于见到了一个只因为「我很喜欢民法刑法」而把法律学得那么认真的人。在这一点上,他的「纯粹」打动了我。我也开始去认真地、深入地学习法律,在逐渐地发现它迷人的一面——在我放下偏见以后。

康师傅时常会在我面前说粤语,弄的我满头雾水。现在有跟着他学,不过,他可不是一个好老师。因为我现在只会一些说完要被人打的话,即是骂人的话。

康师傅一度让我想起一位老朋友——枭爷。同样是爽快直接的性格、略带火爆的脾气、厚脸皮。

把文章的名字取成「我的车儿有了伴」,其实还有一层意思是,我又多了一个「朋友」,多了一个伴。


『 一些原始的东西 』

最近总是在JB101自习到很晚,常常到11点半。十一月的深夜已经很冷。

穿过有潮湿雨水浸透的草地,于被飘零的梧桐树护卫的马路上骑行;看看天空四散的云朵,望着空旷的大草原对面楼房的灯火,外放一首纯音乐,混合着微刺骨的冷风,车子的吱呀声;我的心情总是格外的舒爽——这是我理想大学的一部分。

这张照片是女神上学期的时候发给我的。初看到时只是有所触动,但这些日子想起它来竟觉得很亲切。

看惯了灯红酒绿、高楼大厦,有时候想,理想的大学是什么样的呢?就像这样吧,比较简单,深夜自习回来还能吃碗热腾腾的面条,哪怕是和着冷风的。

这张照片,是大一下学期期末,与詹詹自习结束后拍的。接近午夜,还有写雨。不过我很喜欢这种意境。它比去外面吃饭喝酒浪完回来时的图片美得多的多。

发现自己骨子里是个偏「原始」的人——还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词去形容,姑且用其来表达这种感觉吧。尽管对计算机有些研究,但却不喜欢电脑办公,大多事离不开纸和笔,还为此入手了一支LAMY钢笔;仍然认为大学是「学习」的地方,不是「职场预备营」,这样的想法在当今社会好像不怎么受待见嘛。

前几天有个叫美利达的外所招人,要求投简历。看了他们的要求,倒吸一口冷气。GPA正好卡在线上,参加的活动不多,学来的东西都装在脑子里可没拿去比赛拿奖状。这可怎么办好?

也许我该略微向现实妥协?


『 这首好听的歌 』

这学期因为课程安排的原因没有继续学日语。听到这首「伴随着你」时竟感动得想哭,也许是好久没有听到日语的缘故了吧。

 

以下为它的歌词,让这首歌伴我入睡吧。

あの地平线 辉くのは    「远处的地平线 闪耀着光辉」
どこかに君をかく しているから    「那是因为 有你在身后」
たくさんの灯が なつかしいのは    「点滴岁月令人如此怀念」
あのどれかひとつに 君がいるから    「是因为 有你相伴」
さあでかけよう ひときれのパン    「来 出发吧」
ナイフ ランプ かばんにつめこんで    「把面包,小刀和手提灯 塞进背包里」
父さんが残した 热い想い    「还有爸爸 留下的热情」
母さんがくれた あのまなざし    「妈妈眼中的深情」
地球はまわる 君をかくして    「世界不停转动 有你藏在其中」
辉く瞳 きらめく灯    「发亮的双眸 闪烁的灯火」
地球はまわる 君をのせて    「世界不停转动 伴随着你」
いつかきっと出会う ぼくらをのせて    「伴随着我们 直到重逢之日」

父さんが残した 热い想い    「还有爸爸 留下的热情」
母さんがくれた あのまなざし    「妈妈眼中的深情」
地球はまわる 君をかくして    「世界不停转动 有你藏在其中」
辉く瞳 きらめく灯    「发亮的双眸 闪烁的灯火」
地球はまわる 君をのせて    「世界不停转动 伴随着你」
いつかきっと出会う ぼくらをのせて    「伴随着我们 我们一定会重逢」

Share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