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y of Blog

Home / Story of Blog

网站建立以来,接纳了形形色色的访客:室友、同学、朋友、网友等等。有鼓励,也有质疑。在把他们的话语细细咀嚼之后,我有时会得出一些新的感悟。我把这种心路历程记录下来,算是“博客的故事”。


微信朋友圈、QQ空间已经成为大家分享“日常生活”的主要阵地,不过在很多人“聚集”的地方,难免有“渴望被赞”的媚俗与“我过得很好”的虚荣————所以我想拥有一个地方,可以记录自己的生活、感受,又相对私密。于是有了这个博客。「后来在 不合群的小蝌蚪 中又提到这个问题」

这儿的一切,只写给自己与关心自己的人看。

于2014-10-22记


两天前同云天见了一次面,说到这个Blog;他以商业化的视角,直截了当地问我:“你花那么多时间做这个网站干什么?它能带来利润吗?”

我当时愣了半天,说实话,自己还没有细想过这个问题。起初因为喜欢上了前端就一头扎进去学;后来略有小成了也就寻思着自己弄个博客,小、没人访问都没关系,但至少是自己的东西,是自己学了那么些时间前端的见证;一路跌跌撞撞把博客倒腾了出来,是现在这个模样,好像突然间有了一个能寄托情感的地方,于是就把本来发在朋友圈、空间上的东西,都放在了这里。但那时候我没同云天说明白,其实自己也不是很明白,不过现在想明白了。

「一個人」的狀態,總是最糟的。再不濟,你養條狗,這狗,都要逼你準時餵牠,準時拉牠出去運動,牠病了,你得給牠奔走求醫。你悲傷時,牠會給你溫暖,分攤你的愁苦。你成功時,牠會哈哈斥斥地笑張大嘴,靜坐在一邊共享你的快樂。牠是你的責任,也是你的負擔。因為總不是一個人,所以你荒唐不起來,也沒辦法混噩度日。

以上这些话,都是yolfilm写在知乎二十多岁该做些什么,将来才不会后悔?答案中的,很能印证我当下的心理感受。

常常有孤独感袭上心头,尽管有相亲相爱的室友、好朋友和爱我的父母,但总不会有人能懂我心中最里面的东西——我说不出来,但我希望有人能感受的到。这是这种未被人解读的一面,让我不时产生「一個人」的感觉。那,我想到些什么,就在博客上写写吧,像安妮写日记;无论如何它都在这里,它不说话,只听我说。总不能不好好生活吧,有它看着呢。

于2014-10-30记


有个晚上,枭爷给我发了条QQ,说:「看了网站,感觉你写的蛮不错的,很有感触呢」。他这么说,我自己竟也有些感动。

一方面,是自己的访问终于有了「关心我的人」的访问。枭爷一直是我高中以来的挚友,我们总是一块上学回家;加上同样是略微火爆的脾气、直来直往的性格,很容易打成一片。记忆中永远有一个地方存放着枭爷性感磁性的嗓音、刀枪不入子弹不穿的「厚脸皮」、弹性十足不给人摸的「圆肚皮」、一入冬就常穿在身的标志性「红大衣」、分析「班级局势」时的「有理有据」、「把你打了」「一脚把你踹到湖里区」的经典语录、考完数学后「这次又考萎了」的吐槽……一时间竟想起了枭爷这么多的特点。一个多月前访问枭爷的博客,看到了一篇有权限的日志,里面有这样一段话:

傻徐:其实你不傻,傻是2的可爱啊。你很睿智,很有水平,一直很闲。我的友谊在某年某月某日的的走廊开始,当然也起源于你的「闲」逛。以后加油啦,记得上海南京路上的烟头啊!最好的朋友。

是枭爷写在13年6月13日的。南京东路上的烟头,是个老梗了啊,「同志你烟掉了」。当时差点笑出声来。我鲜有访问朋友空间的习惯,自然也没有注意到枭爷的这篇日志,前前后后,过去了一年多。但感情如同老酒,只有愈发醇厚。

另一方面,是我写的文章引起了朋友的「共鸣」。高中有这么些谈得来的朋友:小黄、美花、枭爷、肿龟、陈董、毛胖子;高考后,我在上海,小黄在北京,枭爷在广州,肿龟在武汉,陈董在合肥,毛胖子在青岛——命运之安排真的如此让人捉摸不透,把我们四散在祖国各地,竟没有一人在同一城市——有时会有种「小伙伴还能不能愉快地玩耍了」的伤感。其后,同小黄、毛胖子还常保持联系,谈谈生活与感受;其他人毕竟忙得忙,也就少有交流。直到美花一晚打电话给我,说对我某篇文章中的「评价体系」一词颇有感受,以及那晚枭爷的感触,让我意识到:这个博客还有与别人「共鸣」的作用。

知乎创始人周源在『 知乎盐系列  序 』中这样说道:

我们和这个世界,有一种天然的媒介,那就是存在于我们大脑里,没有被分享过的信息。如果有某种方式把每个人的知识、经验和见解都汇集起来,会不会像从信息海洋中源源不断地提取出知识之盐一样,极大地丰富很多人生活的味道?

知乎创立至今,诞生了一种新的知识生产方式,对世界的提问和回答,像是对一个无序的世界进行了一次次重构 —— 把彼此大脑里没有分享过的知识、经验和见解搬上了互联网,组成了一个全新的网络。而那些最有知识、经验和见解的人,就像盐,给这个世界带来味道。

虽不与「知乎」比肩,但也希望能把博客打造成这样一个媒介:汇聚、分享知识、经历与感受,以生「共鸣」

那么这个博客又有了新的一层意义:这儿的一切,为我的生活之反映,与关心我的人分享,以生共鸣

于2014-11-11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