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eologist

I Think & Write Here

Home / Life / 记一次冤枉的挂科
14 2015

记一次冤枉的挂科

首先这不会是一篇吐槽文。吐槽是我认为浪费时间而又无实际效果的行为,除了带来点情绪上的满足。我只是想把一个小人物(相比于学校教务处来说)的申诉过程,全部记录下来。有人回应自然是好的,无人回应,那就做个荒野中的独行者吧。所有过程都将不断更新。


9月11日下午,我偶然打开成绩查询系统,竟然发现自己《形势与政策IV》的成绩是“NP”。如下图:

xiaorenwu

一开始我是震惊的。因为这是门一学期只开课两次、不算GPA的政治课,每次上课上交一张纸质材料证明自己到过了,就能及格的;当然,如果有其中一次缺席,就是不及格。而我两次均已出席并且都上交材料,老师跟我什么愁什么怨,何以挂我呢?

我一时间无心听课,发消息询问辅导员,他给了我一个电话号码。拨打过去,是学生接的,她简要问问我的情况,就从数据库中翻出来这样的信息:未出席茅盾老师的课程。

我的心顿时乱成一团麻,未出席即意味着老师未见到我的材料。这该作何解释呢?上交材料时,只管把纸呈递上去,也不会有意思地留下自己曾经交过的证据;以后老师统计出勤率,只认材料,哪怕上交过但中途遗失了,也是算不得数的。所以前后就是个“死无对证”,交了材料却又挂科的学生,只好吃个“哑巴亏”。

但我分明记得,那天我还同坐在身边的同学“谈笑风生”,也许他们可以做一个我曾经到场的见证;JB楼每个教室都安有摄像头,如果还有历史影像留存的话,一定能在当天的视频中找到我。我心里这么盘算,但不知道这些能不能带来改变。

那天晚上去张江找戍爷和Lancy,他们听到我说挂了形势与政策,全都笑得差点把饭喷出来,“节哀吧,我看啊,说不准是老师有挂科指标的,这回你运气不好,就被抽到了呗!”戍爷打趣地说。我也只好摇头苦笑。

一开始我担心挂科会影响自己的毕业与保研,后来翻出了本科生管理条例与保研工作管理办法,按条文并无影响。也许有人觉得并无太大的利益损失,忍一忍下学期重修及格也就过去了。

但我却不这么想。我想试一试,去申诉,去看一看标榜“自由而无用的灵魂”、弘扬“法治精神”的学校以及相关的负责老师,会不会关注到我,然后排除一些行政系统的艰难,关怀一下我;哪怕最后无法改变结果,但他们能理解、平复一下我的心情也是好的。

就怀揣这样的想法,我按照陆总的指导,给学院分管本科生教学、时时声称“要关怀本科生”的潘院写了以下邮件:

xiaorenwu

 
显示两天后阅读,但是至今未回复。

xiaorenwu

 
9月13日,我给挂我科的老师写了一封邮件如下:

xiaorenwu

 
至今未查阅。

以上为目前之进展。未完,待续。

记于2015年9月13日


今天上午我进入邮箱,竟然收到了潘院的回复邮件:

xiaorenwu

我有些哭笑不得,实在不好说这是不愿插手此事的反问句,还是希望我提出想法的疑问句。

我得知班级里也有一位同学挂了这门课,今天下午就与他结伴去申诉。他本打算大四申请国外大学的LLM,挂科自然是本科成绩单上不可抹去的污点,他好像有无论如何都要挽回这个结果的决心。

学工部告诉我们,他们只是按照任课老师所给的成绩登记,直接联系人还是任课老师;教务处告诉我们,只有学工部提出变更成绩的申请,他们才能做出改变。于是我们只能把重心放在与任课老师的沟通上。电话、短信、邮件都已经发送,就等那个老师回复了。

这两天被这件破事纷扰,谈不上影响生活,但对情绪却造成了些波动;加上学生网与学校课程上大大小小的事情,真有些沉闷。

等候事情的发展吧。

记于2015年9月14日


前几天收到了任课老师茅盾的短信,告知我他已经把我们的选课信息发送给了教务员;在选课结束之后,她会统一操作的。当时心里虽然还有些纠结,但是毕竟有了个明确的答复,至少有了变更成绩之可能性。

今天,我登陆URP查看时,赫然发现自己的成绩已经由NP变更为P了。顿时欣喜上了眉梢。这三周以来的寻任课老师、寻学工部、寻教务处、寻院系院长的努力都有了好的结果。此前对自己毕业、重修、学位证书的担忧都烟消云散了。

我当即把这件事情告诉陆总,也给茅盾老师去了条短信,给潘院去了封邮件。茅盾老师回复说“这是我应该做的”,潘院回复了“知道了”。
以上是整个申诉过程。后来有所省略,因为过了那个为挂科牵肠挂肚的时间点,就不再有多想写些文字倾泻忧郁的“矫情”。但还是留下了一些感受,记在下面。

之前听过一句话,说做个年轻人需要「胆大心细脸皮厚」。平时都没怎么觉得,但在这次申诉中,真切感受到做到这句话是多么艰难与重要。在每条要发给老师的短信、每封邮件的措辞上,都要仔细斟酌;数次吃下“闭门羹”,都要厚着脸皮用热脸贴冷屁股;数次走上门去与老师交涉……这才换来了成绩的变更。

以上。

记于2015年9月25日

Share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