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eologist

I Think & Write Here

Home / Life / 考试周笔记
8 2015

考试周笔记

考试周,更多的是与自己战斗。有许多稍纵即逝的想法、有时波澜起伏的情感,我想用文字把它记录下来,让走出这个过程的自己得以有、用平常心审视当时处在焦虑状态下的自己的心路历程、的机会。下面就是我的日记。


6.30:中午考了公司法,考前把民法带成了民诉,又忘记了公司法的论文「由此觉得自己对于一些重要事情的安排实在是疏漏了,还是要做个Timeline,作为教训」,考完匆匆忙忙赶回寝室取,送到白国栋老师的手里他说:「你放心,不会影响你成绩的」。诶,说到点子上了,感觉这个老头子还是挺可爱的。

之后开始复习刑诉,静不下来,背一会总要走一会神,实在改不了高中理科生的秉性,这时候才反省到自己平时不够认真用心,倒不是背书的天分问题,得改。

晚上和小杨碰到,聊了会关于医疗或法律代码化的事情,后来又去逛了会与金融、互联网相关的话题,再一次觉得自己在知识面前的渺小,以及自己仍需要学习更多。我之前决定自己毕业后做个律师,关于金融、公司、知识产权等领域,然后在实现财务自由后,再做个投资人或者创业者,的确像黄继新那样就很棒了;还有想过要是能成为高西庆、蔡崇信那样的,算是个梦想吧。

暑假在实习之余,把python,R语言都要学起来,它们对我成为律师好像一点帮助都没有,然而它们能让我拥有更棒的思维、成为我想成为的那类人。还有英语,以及,打好法律基本功。

我一直试图用一种理念联系起我所有的经历、想法与目标,当我看到黄继新说的这句话,我想我找到了:我人生的意义,就是要做一个有趣「或者说是有故事」的人,一个能够理解更丰富的情感、更宏大的议题、更广阔的世界、更细节的产品的人,一个能在智慧增长的同时保持年轻的人。


7.1:上午考了刑诉,按同学的说法是出了一次「教学事故」,因为试卷上的多选题答案就印在题目后面。虽然老师通过助教强调这不一定是正确答案,同学们最好按照自己的判断作答,然而我还是直接把原答案照抄上去。有些同学还是变更了部分答案。自认为这是一轮博弈,我只是在猜测这些答案为何会留下而非题目本身,但有许多同学更愿意相信对题目的判断。后来事实是原来的即为正确答案。于是变更答案的同学开始发表他们的言论:这场教学事故最好的做法本应该是出现答案的题目都不必做。我无感,但这轮博弈的确是他们损失巨大,但一切条件看起来都是相同的。

今天看了看田吉顺的知乎回答,想不到起先一个不起眼的妇产科男医生的关注量竟然上了40万。有时候觉得自己挺像他的「比如原先的志愿都是数学,同样为专业的问题痛苦、纠结过」。不过心境与目前的他相比毕竟差了很多。想的实在是太多,做的却很少。慢慢地发现,在选好方向之后,仍然时不时反悔性质地想着另一个方向,吃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这是十分不好的。不仅带给人心里折磨,同时大大减缓了工作学习效率。在这点上挺羡慕一些傻瓜的,像「阿甘正传」里面,Run!Just Run!

晚上同心怡聊了会天,当心态发生变化的时候,本来看起来不能忍的分歧也就慢慢淡化了。聊的还挺愉快的。

By the way,发现宋最近不太对劲。见面的时候不太愿意和人打招呼,爱理不理,有时候甚至、转开头当作没有看到「我相信这一定不是巧合」。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难道是考试周巨大的压力?


7.2:今天在复习国际私法,还是坐不住静不下,一天下来也没看进去多少东西,这越发让我认识到平时认真学习积累的重要性。到下学期,平时一定不要荒废时间。

晚上看学妹在朋友圈转了一条新闻,说的是一个叫「商建刚」的律师放弃千万年收入转行做法官。我看了那个律师的简历,曾经因竞赛保送到复旦数学系而后转入法律系。看到这我顿时热泪盈眶:当年因为阴差阳错进了法学院,专业问题就是我心中一条迈不过去的坎,出于理科生的优越感、不爱背书、身边同学过分地文科化等等原因。然而后来我认识了陆安琪,一个理科出生一志愿数学但进了法学把文章写得绝妙还去了通力实习的学长;再到知道一个叫做高西庆的出力创办中国证监会的法学博士;再到今晚。我开始相信自己,相信自己也能做的很好的;以及,曾经的理科背景与好奇心,能让我发现许多别的人注意不到的地方。我真的、做下决心了:在法律的道路上不断前进,直到实现我的终极理想「创业者&企业家」。


7.3:今晚考完了社导,终于把最痛苦的时间走过去了,接下来,单纯背法条的经济法和两门开卷考,应该会轻松很多吧。

社导并不是很难,但是考的很细。看了两遍,还是没有记住许多细节,诶,有时候背书什么的也是门学问啊。

晚上经过严杰(严老师)的寝室,聊了一会天才发现,原来严老师也是个二级市场爱好者。以及,严老师高中是数学竞赛出身,同样对理科怀有热情。严老师、至少没有否定我先做律师后走投资或者创业的想法,他认为这一切都是有可能性的,我相信也是。也许一开始这会很累吧,很辛苦,不过我想在这个终极理想面前,我一直是为自己奋斗着,这是最值得欣慰与鼓舞的。明天开始复习经济法。


7.4:今天有一种慵懒的感觉,大概是觉得经济法背的内容不是那么多吧。上午看了无间道2,大呼过瘾:停不下来的对人心的揣测与对人性的考验,以及扑朔迷离的情节发展。细细想来,自己最爱看的电影也就是那么几部:《黑客帝国》、《无间道》、《指环王》还有《霍比特人》。几乎都是对人类思维、想象界限的挑战甚至突破,再有对人性情感的杂糅。

晚上和妈在电话里聊天,谈到对自己将来的打算。我妈一向是不苛求的,她追求的不多,时常是随遇而安的性情。但是我止不住对自己未来的猜测、质疑与重构,因为这样能让我获得安全感。我终于给自己留下了一条退路:上海实在是太辛苦呆不下去的话,就回浙江吧,在杭州、宁波做律师,也都是不错的。虽然我十分期望自己能在上海或者深圳留下来的,但是生活本身是不可测的,这条退路的存在,至少让我的心里有了踏实的感觉,因为即便在大城市无路可走,也有安身立命之处。当然,这只是一条退路,一条退路罢了,破釜沉舟毕竟太傻、对吧。

自从宋和詹搬到楼下住之后,寝室里空出了两张空床板。康师傅不久前搬过来住,陈T困暑假说要过来玩的,就睡宋的床。今天一位大四的美国留学生叫姜越,也说希望能让他住最后几天直到最后一门期末考。222这个房间里前前后后接纳了形形色色的人,也是热闹。这让我想起了陆总之前说的Lofter,我眼中的「心碎乌托邦」,这是我们比较理想的生活方式吧。也许他可以被当作一个梦存在着,或者、有一天、成为现实。


7.5:白天在教学楼里面看经济法,一半的时间看书,一半的时间来去晃荡。本性如此,除非是做一件事情,否则根本无法专心坐下来背书。

复习阶段很痛苦的一点,就是时不时在脑海中冒出来的、对自己现在所做事情价值的怀疑。法学院课程的期末考,大多以背诵为主,而这点在我看来是难以接受的,因为这些毫无疑问可以由计算机完成,以及在实务中到数据库做一番法律检索便可轻松获得。相比于记忆,我更倾向于分析、推理,属于逻辑的游戏。然而现行的教育制度下,至少在复旦法学院的考试中,多以记忆替代了思考。

晚上看到陆总转了一条朋友圈,说的是「人工智能是否会取代律师」。这引发了我局限于现有知识储备的思考。陆总说,至少十年这样的事情不会发生。我觉得暑假有必要就这方面的问题做个小研究。

我一直试图构建属于自己的「故事体系」,很有必要给一些问题一些答案。倘若当初进入法学院是阴差阳错的结果,那么接下来做律师就应当是深思熟虑的结果。

严格来说,我要成为一名律师并不是我觉得律师这个职业多么神圣多么代表正义,我并没有对任何一个职业有明确的热爱,除了小时候曾梦想过成为一名探索宇宙的科学家。现在让我想起来就激动的不是某个职业,而是一种「态度」:做一个有趣的人,一个能理解更丰富情感、更宏大的议题、更广阔的世界的人,一个能在智慧成长的同时保持激情的人。所以我愈发觉得做一名「创业者」更适合自己。然而、这一切必须要在现实之中起步,至少在实现财务自由之前我需要做好资本的原始积累、掌握退可安身立命的法律技能,然后在此基础之上实现自己的目标。我跟愿意在这个视角上审视自己的职业选择,而非在兴趣或者其他。也正因为此、我愿意在现阶段放弃生活品质,获取一个为律所无怨无悔付出的机会。


7.6:考完经济法,第一个感觉是手快抄断了,考前大家有持法条说、总论说、纵横统一说的,考后的事实告诉我们,应当是阅读理解说、脑洞大开说,等等。呵呵。

下午陆总回了我一条消息:他觉得以后牛逼的律师是语言能力强和计算机编程好。

计算机在目前一直是个很热门的专业,码农的收入也不低。然而我一直对计算机程序员的未来发展存在质疑,感觉这个行业已经出现各大公司垄断,搬砖尚可,若要创业,已是夹缝之中求生存,最后无非是倒闭或者被收购。然而,这只是我的感觉,我暑假要花一些时间去搜寻资料,将现行的计算机行业与工业革命时代的工业等做一番比较,希望能有一些结论。


7.7:上午考了外国法制史,有道题目答错了,没在书上找到;听叶戈说上课讲过,听的不认真,又不爱看书,错了又有什么办法呢,认栽吧。

下午在寝室里看了一部《催眠大师》,每个人都有藏在心底深处不愿意同人分享的、甚至自己也不愿意承认的阴暗面。包括我自己,一直有种摆脱不掉的「劣根性」:总是不直觉地站在自己的角度思考问题,然后随负面思维陷入到无止境的焦虑痛苦中,直到找到暂时性的自我解释;然而,这种解释又存在随时被摧毁的可能性。于是就出现了、解释、不断坍塌不断重构的「无间」。这就使得我不仅不能想清楚问题,而且还会陷入到一事无成的尴尬境地。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无止境的「试图自我解释」呢?高中我很少会想这个问题,直到我选择了这个专业,严格地来说,是这个专业选择了我。虽然此后我出于种种理由放弃了对之做出再选择的机会,但我并没有从根本上说服我自己;我一度陷入到假设中,倘若我学的是计算机会怎么样等等,然后不断去搜索信息来让自己安心:哦,就算学了计算机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嘛。

我还选择了二专业,这在希望成为复合型人才之外,更有一种自我安慰、暗示吧。所以我很讨厌别人问我,诶,你一个理科生,怎么学了法律。因为我自己也没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

让自己走出这个痛苦想法,可能需要一些崭新的东西,比如律师工作的成就、收入,等等。现在的我,更需要克制。

另外,最近突然有这样的感觉:如果一开始就觉得某个决定有些蹊跷,那最好不要做;因为可能自己都觉得讨厌。


7.8:上午考完民诉,并没有大大轻松的感觉;终结了一场迎面而来的遭遇战,又走上了到下一场战役地点的路上。

昨晚上问过康师傅的既判力、上午张帅提到的离婚二审,都在考试中出现了,也算运气好。康师傅中午同我说,他学的背得很好的民法,拿了个B,决定去查成绩。在四处询问民法老师邮箱的时候,他脱口而出:「刘XX(老师名字)傻逼。」

下午陈T困到上海来,得去火车站接他。

无论如何,暑假开始了。

以上。

Share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