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eologist

I Think & Write Here

Home / Life / 不合群的小蝌蚪
十一 4 2014

不合群的小蝌蚪

『 写在前面的废话 』

学期过去大半,本该复习《会计学》的夜晚,却怎么也提不起精神——白天没有睡过,有些困;面对电脑屏幕太久 (开学揽下了STU影视改版的PM,一直拖延,下午是「还债」的时间;晚上再犯「强迫症」,给Blog修字体、换图标、上横杠,又折腾好久。 ),有些恍惚。想想,与其思路飘零心浮气躁,倒不如写好了这篇文章。

『 对题目的解释 』

某天有所思考,突然想到这一个称呼,用来形容「现在的自己」,竟适合得巧妙。所谓「不合群」,倒不是说自己同周围的伙伴、环境和不了节拍,而是指自己目前的境遇、想法都与该条件下(复旦、法学院、本科生)之群体的「普遍趋向」不相类;「小蝌蚪」则与「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意思相近,无非是用来形容事实上渺小、感觉上也常有卑微的自己。以下,为意思之体现。

『 暂别朋友圈、空间 』

我在 「博客与我 中提到过自己离开的原因:媚俗与虚荣,准确地说不仅是如此。

第一次关闭空间是在高三下半学期,发了一条狠劲十足的说说「如果我再玩空间就让我考不上重点线吧」。是怕影响学习吗?不是的。那时正与前女友闹矛盾,情绪低落,看不惯空间上的「你来我往」,尤其是关于她的。可是手机在手上,看到图标就想点;故意把它放远一些吧,写完试卷又拿回来了。毕竟心眼小,干脆来个宣誓再删了软件「眼不见心不烦」了事。

这次暂别,同样有个前奏。追求学妹那会,时常捧着手机刷朋友圈、翻QQ空间,探索一丝一毫关于她的讯息;后来冷静下来,但心情不会太好。朋友圈里分享快乐生活经历的人很多,点赞的人很多,久看下来竟有一种「只有我那么倒霉」的无助感;偶尔也发些讨巧的状态「骗赞」聊以自慰。直到Blog完成的时候,蓦地冒出 「自己是哪里是与朋友分享生活,简直把「赞」当作一种「精神鸦片」」的可怕念头。于是决定暂别社交网络,一个人静一静。

上面是我的个人原因。不得不承认,我也爱虚荣且心胸不怎么开阔。我记得张佳玮在 知乎上什么样的男人才算是成熟的男人? 有这样一个回答:

不需要靠一切阿谀外界的行为来获得安全感。
不需要靠一切贬损外界的行为来获得优越感。
不需要靠外界的一切褒扬来获得存在感。
安静公平的面对一切。
确实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而且更明确自己不该做什么,以及可以不必做什么。
到这地步,差不多可以算是成熟了。

我曾把这摘抄下来贴在桌子前,希望自己能做到这样。但现实是我在偏离这个方向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出于愤怒出于反省,我离开了社交网络。也正是在这段时间里,我才认识到要真的做「成熟的男人」,很难很难。

之后我一直在关注,自己最接近「成熟」的时刻:在为了实现某个效果构思代码的时候,在学习民法看《债法原理》的时候,在埋头演算《概率论》的时候……这些时刻都在我「为了一个目标提升自己,学习、工作」中有了共性。我有所悟。再想起一年前同小黄达成的共识:「做个有故事的男人」;连点风吹浪打都没经历过,满肚子尽是儿女情长,没有豪迈,没有阅历,没有故事,谈何「成熟的男人」?!

再说「媚俗」。举个例子:

草坪上有一群孩子在大笑着奔跑,人们正常的反映当然是觉得温馨。但一个人可不可以面对这样的场面无动于衷,或者感到厌恶?米兰昆德拉认为是可以的。但在现实生活中,大家会觉得,面对这样的场面无动于衷的人是冷血的,至少是不正常的,每个人都担心自己被看成那个不正常的人,于是,看到小孩和草坪的场景就会表现出感动、温馨的反应,以求得那种融入人类集体的安全感。久而久之,这种反映成了一种不用经过大脑思考的条件反射,反而遮蔽了我们正常的心理感受。

很多时候,我能看到朋友圈里刷屏的浪潮:军训、杨校长调任,期末考到来,参加简单生活节……大家真的真情流露,还是「媚俗」下的,我也来一发呢?

我并不是反对感情的流露,更不是反对感情本身:在社交网络上分享自己的经历——就像成长记录册。在一条一条删除自己曾经发过的状态时,也是在一点一点地翻开记忆。笑,故作正经装「禅师」的自己,勾肩搭背无话不谈的朋友;伤,过去了就再也回不来的美好时光。我还是把好些有意思的状态截屏拼接起来,放在这里 我舍不得删去的记忆 ——我反对的是那种在大众中高度符号化的情感反应,因为这遮蔽甚至扭曲了人的纯真情感,甚至形成了一种情感暴力。

为「安静公平地面对一切」,我决定暂离一会。等到我能做到时,我还会回来;做不到了,我还会离开。

 『 曾有的困惑 』

最早同小黄谈起,后来又同美花提起,但都难以表达;直到与豪姐聊天时,这个「困惑」才得以成型。记录如下:

「我说」:因为我是把自己当作一个将来要创业的人来要求的,那么就同正常求职的人不同了。我觉得我需要学会一些东西,尽管可能无法精通,但至少要有所了解。比如,我觉得接下来是互联网时代,那自己不了解互联网就会很麻烦;比如,我觉得自己至少要懂得市场经济一些比较基本的运行规律,以及将来创业很可能要自己做财务,所以我报了二专业。

「我说」:但感觉时间都花在上面了,就不能深入学习专业课,也不能参加学院里的学术项目什么的,会失去一些机会;而学习这些东西,在目前又很难带给我及时收益,毕竟这是个长远的投资。在周围一些同学,取得些许成绩的时候,我会想到自己,虽然学了别的东西,在法学院成为了数学最好或者前端最好的人,但这个只有自己心里清楚,很难得到目前评价体系的认可。然后,会心理发慌:自己这么下去,会不会不好,会不会找不到靠谱的工作,等等。但要自己放弃,潜心学习法律,又心有不甘。

「叶说」:我也是,我也是。

「叶问」:你喜欢法学吗?

「我说」:严格地说,不讨厌。我会对许多东西感兴趣;但要我一辈子只做一件事情,我才不要!

「叶问」:那你还要考司考吗?

「我说」:考的。我打算大三暑假,实习也做,思考也准备,两头来。我通常,只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做不好。

「叶问」:是啊,还是要有一技之长哦!

很幸运,能碰到一个女生听我说那么多,又给我「共鸣性」的回答。盗用小黄的某句话:如果她不是我学姐的话,早就「飞蛾扑火」了,哪有学妹什么事。

以上,为曾有之困惑——怕是不常有人有。此困惑,在最近有所解答。

『思考 』

如上文所写,我现在在学好多知识:法学本专业,国际经贸二专业,前端(寒暑假),心理学(空余时)。为何涉猎这么多领域?

首先,我想借用 Richor 的几句话:

想要对文字,对技术,对世界有更纤细更敏锐的感知。

只是对所有领域都非常好奇,像好奇的孩子一样试图轻轻推开每一扇门扉,探知一二。

颇合我意。但又会产生以下困惑:

但总是担心自己接触的领域太多,获取的太少,变得浅薄片面。

曾经一度质问自己,为了满足所谓的「兴趣」(有时候可能只是一种快感)而耽误了对本专业的研习,是不是一种逃避?这样纠缠了许久。

后来我又看了 采铜 的《开放的智力》,里面有这样的描述:

开放的智力是一种态度、一种意识,更是一种实践。它反对用一种一维、固化和封闭的态度,去看待人的智力和智力活动。

人的智力活动,不应囿于某一单一的知识领域或实践领域或者某种身份,不应臣服于某个既成的思想体系,也不应寻求对现实世界的标准化解读。

它应该是开放、没有边界、毫无成见的,它应努力吸取一切有用或有趣的知识、思想和实践,不惧怕自我反思和自我革新,尊重经典和传统,又拥抱时尚与变化。

我逐渐想明白了,在好奇与兴趣以外,存在着另外一种能驱使我不断学习新知识、探索新领域的力量,那就是「对学科交叉的追求」。

打个比方,南方科技大学的同学美花暑假做的项目,在深圳一国际性科技博览会上拿了银牌。他们把计算机应用到生物学中,试图通过编程来分析各种人的DNA差异,以获得对疾病密码的解读(本人外行,转述或有疏漏)。他同我讲,「其实这个项目的程序并不复杂,很多学校的人都能做。我们的优势只是在于,懂计算机的同时又懂些生物」。

很多时候,单个学科并不能很好地解释一些现象、达成一些目的,它往往要寻求其他学科的帮助。而对另外一些学科的研究成果,也能反过来促使自己加深对本学科相关问题的理解。

另外,有人说学好一门学科专攻某个行业能收获财富,能过上幸福的生活,但这并不是我想要的。我希望 成为一个很厉害的人,能创造新的东西,用乔布斯的话说是,小小地「改变世界」。这是激励着我不断学习、坚持尝试的「终极目标」。

昨天下午在智华楼碰到一个怪叔叔,他同我说:「我念本科的时候,没有人指引,走了许多弯路」,意思是说,要我听从大人的指引。将身边人的建议纳入个人决策之考量范畴,我不反对;但我尤其讨厌沿着长辈(父母、老师等)给我设计的路走下去。他们虽然有丰富的人生经验,能够预见到或然的危险,但这些经验同时也警醒着他们:走更安全的路;即在选择安全的同时,自然失去了创造新领域的可能性。作为一个爱幻想的乐天派,我一直都愿意相信,在「安全的路」以外一定有鲜为人知的风景与机会——也许这条路荆棘遍布。再者,我很看重「选择自由」,在一次一次选择、经历后获得经验,不断调整方向,是我所想的。仍然记得《浮沉》中厂长对工程师说的:「厂子就是毁在了我们的经验上」。

『渺小的我』

上述的想法有些庞大,有时候想起只觉得自己渺小。「学科交叉」「改变世界」是多么美好的愿景,但它们又像「共产主义」那样遥不可及。成天幻想、勾勒这些图景,腿脚却跟不上来,只怕会陷入到空想主义的虚无中去。这是我要避免的问题。而且现实的因素摆在眼前,不能不做出反应——从小的计划开始,一步一步来。于是,学好法学与二专业,是目前应该做的。

曾经在印象笔记中写过学习计划,至今仍有指导意义,附在此处:学习计划

前两天晚上整理了一张表格,分析了经院各专业课程设置之差异、以及计算机专业的基础数学课程,作为接下来学习的提醒。

在这里,给自己一个定位,要努力让自己在本科毕业时,成为一个「会编程写前端,懂经济学的法律人」。

『勉』

最后放上自己很喜欢的一个视屏吧(在文章首),偶尔用它来打打鸡血,也很合「不合群的小蝌蚪」之主题:「人生不是马拉松」。


在博客里写文章时,发现自己对文字的掌控能力竟弱化到如此地步,再过些时日,怕是连意思也表达不好了。Kindle买来,不能再让它闲置着了;自己也起了提升文笔的意愿,可以去看看文言,就像西方人看《圣经》那样,汲取些文字上的力量。当然,这是再有空时才好执行的「念头」了。


昨晚为了上传这个视屏,一直从凌晨一点半倒腾到两点,仍是没有成功;早上换了个浏览器,又上传一次,竟然好了,而且速度也快得出奇。苦笑,有时候太急功近利的想要达成某些愿望,「尝试、失败、再尝试」,自己把这个过程当作是坚持不懈百折不挠的典范,殊不知已陷入到「胡同思维」的陷阱中。做网站时亦有如此经历,一个方法试到底,且一头扑进去就不想干别的事情了——不好说这是一种专注吧,误了事这就成「伪装过的逃避」了。这是坏习惯,得改。停下来冷静一下,换种思考模式,换种实现手段。

另外,昨晚的迟睡必然(对我来说)导致了上午的晚起,还翘掉了刑法课。在「早起」这个问题(对我来说竟然成为了问题)上,我常有难以达成的无力感。从高中起就是这样,总是卡着上课铃声进的教室。大学后就更由它肆意妄为。《自控力》这本书说,掌控人自我管理能力的大脑区域位于前额,那么从生理学基础上看,我的前额在半睡半醒时就不怎么发达。一度卯足了劲同床抗争,都是「停战议和」的结果——我才不向它投降,总归要打一场翻身仗的。有那么一个原则:多睡不打紧,千万不可误事

以上,为上午之所感。

Share this entry

发表评论